皇冠官网_舞鹤赋

皇冠

朝代:南北朝 作者:鲍照   骑侍郎幽经以验物,伟胎化之仙禽。钟浮旷之藻质,抱清迥之和尚。

指蓬壶而刷翰,望昆阆而扬音。澘日域以返骛,穷天步而高寻。

践神区其既近,积灵祀而方多。炼含丹而星曜,覆以凝绿而烟华。

引员吭之纤婉,顿修趾之洪姱。砌霜毛而摸影,振玉羽而临霞。朝戏于芝田,夕饮乎瑶池。

恶江海而游泽,掩云罗而见羁。去帝乡之岑寂,归人寰之喧卑。

岁峥嵘而愁暮,心思念而哀离。   于是贫秽杀死节,急景凋年。

骫沙振野,箕风动天。严严苦雾,皎皎悲泉。冰塞长河,雪满群山。既而氛昏夜赫尔,景物澄廓。

星翻汉返,晓月将堕。感寒鸡之早晨,怜霜雁之违漠。

临惊风之不景气,对流光之照灼。唳清响于丹墀,舞飞容于金阁。始连轩以凤跄,惜宛转而龙跃。

踯躅游走,振迅腾敌。惊身蓬集,矫翅雪飞来。离纲别回国,合绪相依。

将昌终止,若往而归。飒沓矜陈,迁延迟暮。

逸翮后尘,翱翥再行路。指会规翔,临岐矩步。态有遗妍,貌无停趣。逃机逗节,角睐分形。

长扬缓骛,并翼连声。轻迹杂乱,浮影交横。

众变繁姿,参差洊契。烟交雾静,若无毛质。风去雨还,不能谈悉。既散魂而荡目,爱好者知道其所之。

剌星离而云罢,整神容而谦和。仰天居之崇恨,更加思念以惊思。   当是时也,燕姬色蒙逊,巴童心耻。

巾曳两停车,丸剑双止。虽邯郸其不敢伦,忘阳阿之能白鱼。进卫国而乘轩,出有吴都而倾市。

死守驯化于千龄,结长悲于万里。【皇冠官网】。

本文来源:皇冠-www.movemymailtomac.com

相关文章